大盜Hero

你好,我是大盜Hero
可以簡稱為Hero或英雄
居於灣家

喜歡塗鴉、偶爾寫文
這裡則以文章為主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離別與再會

※此為噗浪上燭へし60分創作,題目為「離別與再會」

※BGM:http://www.nicovideo.jp/watch/sm27073023

「你怎麼會獨自待在這裡呢?」

 

壓切長谷部抬起頭來,眼前的人看起來似乎跟自己是同樣的存在,但氣質卻是不同於自己的華麗及高貴。

或許是哪個名刀也說不定。長谷部眨了眨眼,如此的想著。

 

「……我在等待。」

維持著正坐的姿勢,長谷部將本體往旁橫放,簡單的說出幾個字。

換成是平常的長谷部,是會連話都不回而直接走掉的。今天卻不同,可能是累了,也有可能是身上的傷促使他鬆懈下來,但即便如此,他的話語中卻依然帶有保留。

「哈哈哈,思慕之人啊。在這個戰場上卻擁有著名為掛念的情感,變得就像地縛靈一樣了呢,真是浪漫啊。」仰頭笑著,即使在這樣的戰場上,陌生人的神情依舊泰然自如。

 

無法理解對方是為何而笑,長谷部閉上眼睛,想藉著休息遺忘掉自己身體上的痛楚,但傷口的存在感太明顯,想休息卻使得他更清楚的感覺到傷口正隱隱作痛著。

 

「哦呀,那個人又派人來找尋我了……似乎有兩個人被替換掉了呢?不過,今天是不是該繼續跟他們玩捉迷藏呢?」說著語意不通順的句子,高貴的刀一邊向著遠方緩慢離去。

 

看著他的身影逐漸消失,長谷部忍著傷痛站起身來。

「……今天,該往哪裡走呢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一個禮拜前,長谷部仍是做為審神者的其中一把刀。

聽說厚樫山有著一振審神者一直都想要得到的刀,長谷部所在的第一部隊也已經無數次的往此地出征過。

明明是已經熟悉到連下一步該怎麼走都知道的地方,他們卻依然找不到審神者所想要的那把刀。

 

「……嗯,今天還是無獲而歸呢。」看著再次被殲滅的歷史修正主義者,燭台切苦笑說著。

「……又要讓主上失望了。」垂下眼簾,長谷部看起來顯的更是垂頭喪氣。

 

燭台切拍了拍他的肩,「沒辦法呢,下次再來吧,多來幾次總會有一次遇到的。」他笑著安慰長谷部,長谷部也抬頭望向他。

「你的頭上,」將臉湊近對方,長谷部將手往他的頭髮上伸去。「有一片葉子黏上了。謝謝你的安慰啊。」揮著剛剛拿起的葉子,長谷部笑著回應。

「啊啊……」原本是想讓對方提起精神,沒想到對方比自己更加的帥氣,燭台切的臉有些紅了起來。

 

「——後退!」原本走在前方的石切丸突然停下,往兩人的方向大喊,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,燭台切突然抱住了長谷部的身體。

 

「唔——」吃痛的叫了一聲,長谷部這才發現突然的敵襲射出了弓箭,而燭台切的背後已經插入了兩三把的箭矢。

「燭台切!」還來不及關心對方的傷口,他已經換成了戰鬥的姿態,站在遠處的則是這裡最近才出現的檢非違使。

 

同樣拔出自己的刀,照理來說,在打敗最終的歷史修正主義者後就在也不會出現任何的敵人,目前的狀況已經能稱做為異常,更何況他們的刀裝已經所剩無幾,目前的狀況是壓倒性的不利。

無法解釋的狀況佔滿了長谷部的思緒,大力的左右搖頭,這時候做為部隊長的他必須比其他人更冷靜才是——

「陣行為方陣,盡可能在不受到損傷的狀況下對戰!」

 

 

 

 

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戰鬥後,敵方也開始撤退,雖然我方的戰力耗損不少,但仍然是取得了勝利。

「天色已經接近晚上,各位,準備撤退了!」握住主上給自己的御守,長谷部轉身,往著戰場的反方向走去。

 

 

「——光忠!」突然的,身後傳來大俱利的吼叫聲,長谷部馬上回頭看,原本已經撤退的檢非違使擒住了接近重傷的燭台切,而被抓住的人雖想反抗,卻已經無力再做出任何動作。

「燭台切!」長谷部與大俱利兩人馬上跑向了燭台切的位置,但卻被隊伍中的兩把大太刀給阻止,使的他們無法繼續行動

「快停下!再跑過去的話你們也無法救出他啊!」次郎太刀焦急的大喊,但兩人卻像聽不下一樣,想掙扎,卻又掙扎不了。

 

 

 

『——不要擔心我。』

 

最後,長谷部看見的是燭台切微笑著的脣形,回到本丸時,他也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回來的了。

他意識回來的時候,看見的是審神者強忍著淚水,露出了一副自責的表情,全本丸都瀰漫著一股沉重的氣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好……痛。」長谷部按住肩膀的傷,吃疼的倒在地上。

 

經過自己偷跑出來後,不知已經過了幾個夜晚。盡可能的躲在敵人看不見的地方,即使是這樣也無法避免戰鬥,不過能隻身撐到現在也已經是奇蹟。

 

「沒想到,我做為刀也會有違抗主命的一天呢。」意識漸漸著遠去,長谷部自嘲的笑著。

 

想到了本丸裡的短刀為自己帶上花圈。

想到了鶴丸嘴角還留著血,舉起了「整人大成功」的木牌。

想到了審神者偷偷跑來為自己添被子的模樣。

想到了燭台切的時蔬料理。

想到了燭台切溫柔的笑容。

想到了燭台切臉紅著向自己表達心意的樣子。

想到了……

 

「啊啊……說不定我能再次見到你了呢。」握著本體的手逐漸鬆開,眼皮似乎越來越沉重了。

 

偶爾順從自己的慾望,睡一下也沒關係的吧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……長谷部君。」



※※※


雖然是考生,但還是偷偷的摸了下魚

至於結局的好壞以及發展就看個人了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大盜H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