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盜Hero

你好,我是大盜Hero
可以簡稱為Hero或英雄
居於灣家

喜歡塗鴉、偶爾寫文
這裡則以文章為主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短打

※現代PARO

※很短,沒頭沒尾的

經常在周五的夜晚能發現他的身影,進來酒吧後只是點了一杯濃度低的調酒,卻沒有做任何事情,只是靜靜的坐在吧臺,如同對待一個需要細心呵護的情人般,小口小口的啜飲眼前的酒,直到見底。

這是一間同志酒吧,屬於那些男人們的狂歡天地。

在幾個月的觀察以來,並不是沒有人會去邀約他,只是每一個都被他給婉拒掉。對於這樣的存在,即使是屬於旁觀者的我,也對他開始產生了興趣。

筆挺的白襯衫黑西裝褲,右手手臂上掛著穿了一整日的西裝外套,坐到平常的坐位後,只是將外套及公事包隨意的放到一旁,將打的緊縛的領帶給拉鬆,煤色的頭髮卻跟這地點不搭嘎的整齊。

兩人即使目光相對,也總會是我露出淺笑,他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。

依照這樣的設定來說,我們之間該是從來沒有任何的接觸,也不會產生任何的火花。

總是一貫的動作,我暗忖的想到了社畜這個詞。沒想到會在對上眼的那瞬間,他卻露出了與以往撲克臉相異,勾人的魅笑。

內心忍不住的震顫了一下,再看一次,他已經回到了與平常一樣的狀態,向我點著調酒。

製作調酒的過程當中,我無法遺忘剛剛美麗的藤色下隱藏著的笑意,像是被下了毒一樣,嚥了口口水,還是無法消除口乾舌燥的感覺。

過了一會, 我將調酒遞到他的眼前,或許是玩心作祟,給他的杯子底下被我放了一個暗示邀約用的杯墊。

「這杯就算我請你的吧。」

聽到這句話後,他向我挑了挑眉,卻沒有正面的回答,僅僅是說了謝謝幾個字。

不太清楚對方是否明白我的意思,只能回到工作崗位上,兩人都變回了平常的狀態。

以往他總會在這待到超過十二點才離開,但這天晚上,他卻早在十一點時就起了身,將喝空的杯子歸還。

杯子底下的杯墊已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白色的名片。

他將臉湊到我的耳旁,我感覺到身體有些躁熱,用著視力還算不錯的左眼稍微掃視了一下酒吧的樣子,有些人恨恨的看著我,他們都是邀約了數次卻總得不到回應的人們。

在他轉身後,我的目光仍是無法離開他的身影,直到走出酒吧,我才翻了翻他給予的回應。

看著上班族的名片,正面寫著「長谷部國重」五個大字,背後寫著附近賓館的名稱,以及與工作用名片上不同的電話號碼。

即使感受到了幾個殺人的目光,我仍然無法停止臉上的笑意,想著剛剛他的一句話。

——『別讓我等太久。』

※※※

原本是想參加噗浪那邊的極限挑戰60分,但是太過離題了加上時間不夠只好作罷

燭黑洗兩人是硬加的,原本只是想打原創文,結果忍不住就(

這理的長谷部設定大概是平時跟床上完全不同類型,在床上會笑著做,而且那種笑會勾住別人的心,從過去到現在的經驗不算少,但是卻很挑

然而光忠也有經驗,但因為對這檔事沒什麼興趣,所以長谷部比他熟練很多,也更懂得取悅床伴 O<<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大盜H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