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盜Hero

你好,我是大盜Hero
可以簡稱為Hero或英雄
居於灣家

喜歡塗鴉、偶爾寫文
這裡則以文章為主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相互吸引 續

※ABO設定→Alpha光忠、Omega長谷部

 

※不會提及其他刀劍的性別

  

※OOC  

 


審神者出外並沒有太久,當天下午就回到了本丸。一聽到主上回來的消息,博多就馬上衝到門口,來不及抓住他的燭台切眼睜睜的看著審神者臉上的神情逐漸變差,往他的方向瞪去。

 

理所當然的,燭台切被狠狠的訓斥了一頓。

 

但即使審神者的氣消了,還是沒辦法從她口中得知任何長谷部的事。

 
 

在那之後,長谷部繼續與其他刀劍男子一起共進晚餐,審神者也沒有再下達禁止靠近長谷部房間的命令,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。

 

就這樣過了幾天,原本長谷部與燭台切的話就不多,但經過那件事後,長谷部更是明顯的去避開燭台切。

這令燭台切困擾了許久,他總是在想,或許當時不該那麼衝動的去打開對方的房門。

但當時的他被逼的太急,已經顧不了那麼多。

 

畢竟在這之前他就發現了對方的異常,即便對方可能沒有自覺。

在經過長谷部的身邊時,燭台切有好幾次都聞到了香味,那是不同於香水刺鼻的化學香味,而是令人感到舒服、好聞的味道。

 

與其說是特地噴了什麼香味,還比較像是自然散發出的體香。

但燭台切沒有特地去問是不是他身上的味道,就這樣冒然去問肯定會讓對方敬而遠之。

況且,那天再見到長谷部時,他身上的味道也已經消失了。

 

「在這裡一直困擾也不是辦法……大俱利也和鶴丸去整理田地了,不如帶個茶點讓他們稍做休息吧。」決定了待會的行程,燭台切離開房間,打算往廚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

燭台切的房間與廚房的距離並不遠,只要一個轉角就能到達了。

就是那麼短的一個距離,就讓這幾天連相遇都很少的他們遇上了。

 

「廚房裡的茶點好像所剩不多……這是什麼味道?」燭台切思考著該帶什麼茶點去慰勞那兩人時,前方突然有一股熟悉的香味傳來,這也讓一直低頭的他忍不住抬起了頭。

 

在轉角的地方,長谷部從對向的地方走來,總是精明幹練的他在看到燭台切的表情瞬間變了,一轉身馬上就要走掉。

 

「等、等一下!」燭台切沒有做太多的考慮就抓住長谷部的手腕,換來的只是對方皺眉頭瞪去的表情。

 

「……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即使長谷部沒有做出掙扎,卻還是明顯能看出他不滿的樣子。

 

「呃……那個……長谷部君,你最近開始噴香水了嗎?」一向善於言辭的燭台切在這種時候反而不知道該如何應對,一時慌亂讓他做出了最糟糕的開頭。

 

「哈?」長谷部一臉疑惑的看向他,不明白對方是怎麼會問這種問題。「我怎麼可能噴香水那種討好人又沒必要的東西。」

 

「說、說的也是,但是長谷部君最近總是散發出一股好聞的味道呢……哈哈……」沒有意外的燭台切只得乾笑,在這種情況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。

 

「味道……」聽到這句話的長谷部臉色變的更加難看,脖子的地方看的出一層薄汗,趁燭台切不注意時,他收回了被抓住的那隻手。「如果沒什麼要事的話我要先離開了,告辭。」

 

「為什麼最近總是避開我?每次雙眼對到時,你總會將頭轉向一旁,或者往另一邊走去。」在長谷部轉身離開前,燭台切很快的再問了一句。

 

「沒有……我並沒有特別避開你。」他停下身,但僅僅是簡單的回應了一句,而後就連頭也不轉的走掉了。

「……長谷部君……」原本還想向前挽留住對方,但感受到了長谷部的抗拒,他便垂頭喪氣的打消了念頭。

 
 

「呦——光忠——你跟長谷部在講什麼悄悄話啊?」農地整理到一半的鶴丸往燭台切的方向走去,大俱利跟在後面,用脖子上的毛巾擦著自己的汗。

「鶴丸啊。沒什麼,就只是稍微講下話。你們是要做休息了吧?我去幫你們準備冷茶和茶點吧。」燭台切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跟他們打招呼便走進廚房。即使跟平常的笑容相似,但還是看的出他臉上多了一份黯淡。

 

「——年輕人啊,真好呢,有這樣多的精力能吵。」鶴丸托著腮看著燭台切走進廚房,露出了像是小孩子在惡作劇一般的笑容。

 

……這老傢伙在做什麼呢,笑的真噁心。

站在一旁的大俱利,看著這樣的鶴丸,不禁這麼想著。

 

——

 

「呼……哈……」幾乎是逃一般的離開剛剛的地方後,長谷部不斷的喘著氣,身體也因為汗水而開始變的黏膩。

回到自己的房間後,他慌亂的打開抽屜,拿出幾天前審神者給自己的藥片,甚至連水都不喝的服了下去。

 

「為什麼、沒有效……好熱……」已經過了好一陣子,甚至吞了兩三片的藥片,但長谷部的身體依然沒有退熱,反而越發越燥。

上一次的服下抑制劑時間僅僅是半個小時前,再加上目前的狀況,幾乎是說明了抑制劑已經開始無效。

 

長谷部絕望的環抱住自己的身體,身體的變化使他連站起都沒辦法,只得靠在牆上勉強坐起。

 

「唔……嗯……可惡……」即使什麼都沒做,甜膩的呻吟聲依然從嘴邊流露,長谷部用一隻手捂住嘴巴,深怕有人會經過自己的房間。

 
 

身體顫抖著,他用唇語唸了誰的名字。


 
 

※※※ 


感覺有點不解的續篇,下一篇結束

文筆不太好,經常有腦洞卻無法打到完美,總覺得有點可惜啊

 

评论(3)
热度(43)

© 大盜H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