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盜Hero

你好,我是大盜Hero
可以簡稱為Hero或英雄
居於灣家

喜歡塗鴉、偶爾寫文
這裡則以文章為主

好久沒來這裡啦T.T

偷發一張塗鴉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離別與再會

※此為噗浪上燭へし60分創作,題目為「離別與再會」

※BGM:http://www.nicovideo.jp/watch/sm27073023

「你怎麼會獨自待在這裡呢?」


壓切長谷部抬起頭來,眼前的人看起來似乎跟自己是同樣的存在,但氣質卻是不同於自己的華麗及高貴。

或許是哪個名刀也說不定。長谷部眨了眨眼,如此的想著。


「……我在等待。」

維持著正坐的姿勢,長谷部將本體往旁橫放,簡單的說出幾個字。

換成是平常的長谷部,是會連話都不回而直接走掉的。今天卻不同,可能是累了,也有可能是身上的傷促使他鬆懈下來,但即便如此,他的話語中卻依然帶有保留。

「哈...

塗一張正太光忠&小壓切玩偶

有點後繼無力

--

有時候畫圖畫到一半……都會有一種

「啊?我在畫圖?」的抽離感

旁邊那幾隻玩偶是我的好基友們

逝去的審神者&每天為他上香的長谷部設定

第一次在Lofter發圖,虐虐可愛的長谷部


話說前幾篇文雖然都沒有回覆(詞窮鬼),但還是很謝謝你們的留言TT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短打

※現代PARO

※很短,沒頭沒尾的

經常在周五的夜晚能發現他的身影,進來酒吧後只是點了一杯濃度低的調酒,卻沒有做任何事情,只是靜靜的坐在吧臺,如同對待一個需要細心呵護的情人般,小口小口的啜飲眼前的酒,直到見底。

這是一間同志酒吧,屬於那些男人們的狂歡天地。

在幾個月的觀察以來,並不是沒有人會去邀約他,只是每一個都被他給婉拒掉。對於這樣的存在,即使是屬於旁觀者的我,也對他開始產生了興趣。

筆挺的白襯衫黑西裝褲,右手手臂上掛著穿了一整日的西裝外套,坐到平常的坐位後,只是將外套及公事包隨意的放到一旁,將打的緊縛的領帶給拉鬆,煤色的頭髮卻跟這地點不搭嘎的整齊。

兩人即使目光相對,也總會是我...

【鬼畜眼鏡/御克】無題

※2015.07.12的文章

※接 鬼畜眼鏡R ED13


「我們逃走吧,克哉。」孝典先生用著率真、但悲傷的眼神看著我。


這是第幾次了呢?

自從出車禍以來,我就經常看到孝典先生這樣的表情。



「如果你還想要自由,還想過著一般人的生活,就推開我的手吧。」當時,我聽到他用著沙啞的聲音對我說著。「快點,從我身邊逃走吧。」


「逃走……」

「沒錯,逃走。」

「從你的身邊嗎?」我看著他。肩膀忍不住的顫抖,他眼中泛著淚,沒有流出。即使如此,我依然感覺的到他悲傷啜泣的樣子。


「對,就是現在。」他眼睛直直的看著我。「快拒絕我的這雙手!」


他的手...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相互吸引 終

https://paste.plurk.com/show/2269829/


因為有H,但不太清楚哪些地方會被和諧就直接發網址了

第一次完整的寫肉,感謝基友們給我的建議

(雖然被說太快但是我不打算再改了XD)

或許下次不會再嘗試肉文了,H看得很爽但產的心好累

_(:3 」∠ )_ 
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相互吸引 續

※ABO設定→Alpha光忠、Omega長谷部


※不會提及其他刀劍的性別


※OOC  


審神者出外並沒有太久,當天下午就回到了本丸。一聽到主上回來的消息,博多就馬上衝到門口,來不及抓住他的燭台切眼睜睜的看著審神者臉上的神情逐漸變差,往他的方向瞪去。


理所當然的,燭台切被狠狠的訓斥了一頓。


但即使審神者的氣消了,還是沒辦法從她口中得知任何長谷部的事。

 
 

在那之後,長谷部繼續與其他刀劍男子一起共進晚餐,審神者也沒有再下達禁止靠近長谷部房間的命令,就好像什麼...

【刀劍亂舞/燭へし】相互吸引

※ABO設定→Alpha光忠、Omega長谷部

※不會提及其他刀劍的性別

※女審神者出現有


壓切長谷部第一次發現身體的異常時,是在被鍛出來的不久後。

早上起床時,頭昏昏沉沉的,全身發燙。起初他還將這樣的症狀當成感冒,直到他感受到自己慾望的產生時,才驚覺哪裡不對。


拖著有點沈重的身軀,他下意識的避開了其他刀劍,直接前往了審神者的房間。


「誰?」房內的女子聽到了門外的聲響,在長谷部出聲前先發問了對方。

「主,是我。」沒有開門,他僅僅是在門外回應。

「長谷部?進來吧。」審神者疑惑的說著,依照照對方平時謹慎的個性,他根本不會發出太大的聲響——至少...

© 大盜Hero | Powered by LOFTER